兴发187
xf兴发187 > 玄幻小说 > 约战次元学府 > 0148,贞德·达尔克
  听着叶空的话,远山金次下意识的就想拿起一样东西狠狠的砸在这个家伙身上。

  一脸自信的说出这样的话,太不靠谱了些吧!

  对方战斗力多少?一万?

  我方呢?二百五?

  算了算了……

  远山金次捏紧的拳头松了开来。

  想要吐槽一句,却是发现叶空手指的方向还真有人!

  “呲——————”那是利刃摩擦金属才会发出来的声音。

  “这该说是自信?还是你推理能力不错呢?五河叶空?”从叶空手指的阴暗处走了出来,贞德·达尔克脸上带着和她年纪不相符的清冷。

  “这个鬼知道呢~只不过你能查到我五河这个罕有用过的姓氏,你真的是含棒棒哦~”嘴角上扬着,叶空表现的就像一个纨绔子弟一般的玩世不恭。

  至于身旁的远山金次?没有进入状态的他……似乎正在摸索着什么。但摸索了半天却是什么都没有摸索到。

  “尼玛!去哪了?我的大宝贝呢?!”

  远山金次的惊呼声也是影响到了对峙着的叶空和贞德·达尔克。

  把渲染出来剑拔弩张的气氛毁得一丝都不剩下。

  只能说……逗比的气氛太过于强大。

  “什么大宝贝啊?”捂着脸,不想让自己抽搐的嘴角显露在敌人面前,叶空十分嫌弃的对着远山金次问道。

  “就是我进入状态用的……”说一半,远山金次看到了对面站着的贞德·达尔克,远山金次都话语顿时变得扭捏了起来。

  “用的那个啊!”

  “哪个啊?”好丢人啊……看着远山金次,叶空感觉带这个家伙来也许就是一个错误。

  “就是那个啊!”看着叶空疑惑而鄙夷的眼神,远山金次都脸有些燥红了起来。

  为什么不懂呢?!就是那个啊!

  内心抓狂着,远山金次十分的想大声说出来,可有个女性在场,实在是让他的羞耻心爆棚到无法开口。

  在一个女孩子面前说小内内小羞羞?!会被当成变态的!而且还是在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子面前,这是百分百的!

  “就是那个啊!你在开学时给我的那个啊!在那校车上,武侦杀手那个!”急切的说着,远山金次尽可能详细的描绘了一下,甚至于还用手比划了一下。

  直到看到叶空露出来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之后才停了下来。

  “小内内就小内内呗!至于这样吗?真的是……不过那个时候留存到现在,你还真的是hentai呢!居然都没有还给那个女孩……”叶空一脸鄙夷的说着,似乎是在看一个变态和人渣的集合体一样。

  气得远山金次两眼一瞪,解释道:“不是!我还给那个女孩了!这次是我又借了的!弄丢了!我也…………”

  原本远山金次十分急切十分暴躁的解释着,可话脱口而出之后……远山金次也感受到了不对。

  叶空身后又多出来了一道鄙夷嫌弃看变态的眼神。

  “咕嘟……那个……听我解释……”虽然说是敌人,但被这样子误会,饶是远山金次也会脸皮发烫。

  “不用说了,我知道了。那条你新借的小内内应该在你换下来的女装里,你回去找找吧。没有那个你可不行。至于她的话,交给我就行了!”

  听着叶空义正言辞并且还十分理所当然的话,外加上贞德·达尔克恶心嫌弃的表情时。

  远山金次就觉得凉凉了。

  解释不清楚了。

  女装控加上内内狂魔……

  呵呵……所幸哥哥还不知道。

  迈着失魂落魄的步伐,远山金次走了回去。

  毕竟,如叶空说的那样,没有那个似乎还真的不行。

  “没想到,能够和你一块登上这艘东方号的人居然是如此的下流。”看着真就回去寻找起那让人羞耻的东西的远山金次,贞德·达尔克对于远山金次算是彻底归纳为了变态痴汉女装控。

  “那这一点,你可就错了。”听到贞德·达尔克的话,叶空脸上多出来了一丝笑意。ωωω.九九九xs.com

  “他只是比较特别而已,毕竟他姓远山。”言说着,叶空心底又补充了一句,都是变态的家族。

  贞德·达尔克的眼眸微微一缩,显然,对于远山这个名讳,她有着一定的接触。

  “那可真是特别。”虽然有些触动,但对于远山金次的变态下流感,贞德·达尔克却是难以消去。

  “还行,我感觉你也挺特别的。贞德·达尔克。”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银发马尾,冰蓝眼眸的半轻甲少女。在理子和希尔德给出的伊·幽资料之中,有着这个谋士的存在,擅长剑术和冰异能。

  “看来你做的准备也不少啊!五河叶空。”把一路摩擦而来的剑一擒,双手便握了上去,对准了叶空,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喜欢直呼我名讳的人,你似乎是第一个,不管我倒是不介意。五河这个姓氏我还是比较喜欢的。”手一抖,为了掩饰手环空间的存在,叶空让寒铁利刃从衣袖里滑了出来。999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cw-fx.com/

  双手长剑和单手短刃的对峙,却是让人看不出有哪一方示弱。

  “如果不在这里的话,我们也许可以当好朋友。”

  微笑着,叶空利刃上的寒意却是不减。

  “只要你乖乖的被我放倒,在这里也可以。哪怕你待在监狱里。”有点在意的看了看叶空手中散发着让她感觉到有些舒服的寒气的利刃,贞德·达尔克缓缓的说着。

  “那就是没得谈了咯?”微笑着,叶空眼中多出了了三颗猩黑色的勾玉。

  一直注视着叶空一举一动的贞德·达尔克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谈判的主动权在你手上。战斗还是缚手。”剑指偏方,贞德·达尔克身上的锐气已成气候。

  “那就是谈不了呗。”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着。

  下一秒,在贞德·达尔克的视线之中,叶空的身影却是以一种难以捕捉的速度向着她突进着!

  对于寒意十分敏感的她,只能感受到你柄利刃!

  “铛!”金属交鸣,叶空的寒铁利刃被那双手剑挡了下来。

  “没得谈,那就不用谈了!打到你服为止!”脸上的笑容早已消失,淡漠不知何时攀上了叶空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