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发187
xf兴发187 > 玄幻小说 > 神级狂少 > 第235章 又被阴了
  看着古月离去的背影,曹友全恬不知耻的咕哝一句:“真特么倒霉,这么快就被人拆穿,不然老子今晚就睡了你。”

  说完,曹友全灰头土脸的离开停车场。

  第二天早上,曹友全按时去广告公司上班,刚踏进公司大门他就感觉气氛有些不正常,几乎所有公司员工都在以异样的眼光看着他。

  “看什么看,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想白拿薪水是不是?”曹友全狠狠的瞪了那些员工一眼。

  眼看着就要走到自己办公室门口的时候,王珂从一旁走过来,手里拿着一张办公用纸。

  自从发生了昨晚的事,曹友全越看王珂越不顺眼,所以压根儿就没理他。

  “曹友全,你看看这个。”王珂没好气的把纸张递给曹友全。

  “没大没小的,叫我曹经理。”

  “你看完再说。”王珂说完,站在原地等着曹友全回应。

  曹友全接过去一看,差点儿没一屁股坐地上,那竟是一张开除通告,通告上面写的很清楚,解除与曹友全的劳动关系,即日起执行,落款是郴州产业总负责人楚歆。

  王珂冷冰冰的盯着曹友全,看着他收拾自己的个人用品后离开广告公司,随后关好公司大门,曹友全离开后,办公室里面一片欢腾。

  曹友全刚走出公司大楼,就看见迎面而来的吴亮,吴亮身后还跟着几个彪形大汉。

  “兄弟,咱们的帐该算清了吧?”吴亮扯着曹友全的衣领把他拽到一边,拿出欠款账单。

  “不是说可以宽限几天吗?我没那么多现钱……”曹友全哆哆嗦嗦问了一句。

  “宽限你个鸟,少废话,从现在开始,不把钱还清你就别想跑。”吴亮说完,拉着曹友全到了一个面包车旁边,把他塞进车里,开始全程押着他筹款。

  这下曹友全可惨了,在吴亮和彪形大汉们的眼皮底下取光了自己在银行的所有存款,又把房子和车子送到拍卖行做抵押拍卖,再加上手里所有的现金全部给了吴亮。

  最后加起来一算,还差一百多万的缺口补不上。

  已经崩溃的曹友全只好在车里给吴亮跪了下去,连磕几个响头,乞求着:“亮哥,剩下的那些你就再宽限我几天,我赚到钱一定还给你。”

  “好啊,我给你机会,不过你知道现在做什么赚钱快吗?”吴亮恶狠狠的说道。

  “不知道啊,请亮哥给我指条明路。”

  “上街要饭最快,不过你这有手有脚的,人家也不愿意施舍啊。”吴亮说完,打开车门走出去。

  还没等曹友全弄明白吴亮话里的意思,彪形大汉们就扑了上来,拿出棍子几下打断他的腿,然后把他扔到街角。

  “从今天开始,你就在这里要饭,要足了欠款我就放过你。”吴亮扔给曹友全一个碗,随后转身离开,留下痛不欲生的曹友全在那里悲愤不止。

  他做梦也想不到,他眼中的那个穷屌丝,竟然会是方达集团董事长周江,如果知道,借他一百条命他也不敢得罪周江啊。

  至于他被开除,也是周江吩咐下去的,他可不想让自己名下的产业里存在这样的败类。

  而此时的周江,已经起床简单收拾一下,准备离开郴州回长丰市,刚一打开门,一个女人就“哧溜”一下钻进了房间。

  “严丹?”周江眼睛瞪得溜圆,他没想到严丹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对呀,是我,你这几天在郴州玩的开不开心?想没想我?”严丹坐到椅子上,笑着问周江。

  “我懒得理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周江回想自己在森林里醒过来时的惨状,恼怒的质问严丹。

  “我没想干什么,就是想考验考验你,放心吧,你要是通过了呢,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纠缠你了。”严丹说得一本正经。

  “无聊,我可没工夫陪你玩这些游戏,集团还有一大堆事情等我处理呢。”周江说完,把房间门拉得大开,做了一个送客的手势。

  “是吗,不过有些事情可由不得你。”

  严丹款款的走到周江身边,脸和周江贴的很近,呵气如兰,忽然一股白烟从她口里吐了出来,吐在周江脸上。

  周江顿时感觉大脑晕晕乎乎,一股强烈的困意袭来,随后就“噗通”一声倒在地板上。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睁开眼睛看见身边的杂草和灌木丛,不用问,又被严丹给戏弄了。

  “死丫头,下次我绝饶不了你!”

  周江从地上爬起来,以最快速度分析一下自己的处境,全身上下只剩单衣,钱包、钥匙、手机什么的一件都没给他留下。

  再看看周围,又是荒郊野外,就是周围环境跟前一次差别很大。

  周江走了一会儿,发现前面有一个镇子,镇子里面住的人长得什么样子的都有,有华夏人,也有别的地方人。

  “臭丫头,不会给我弄到老缅泰三不管的地方了吧?”周江对这个地方可早有耳闻,犯罪猖獗和军阀打仗是本地一大特色。

  周江在路边找了一个华国人一打听,还真是,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没走出多远,一片血腥的场景再次印证了周江的判断,那是一个露天擂台,两个赤膊猛男正拿着刀在生死相搏。

  周江之所以知道是生死相搏,因为他看见了一只血淋淋的断手,就那么随意的被扔在擂台一脚,而台下看热闹的一百多名观众竟然视而不见。

  周江几乎又要晕倒,这是个什么地方啊?必须得赶紧离开才行。

  可是眼下这个状态,想要离开这里实在很难,自己口袋里连一毛钱都没有,别说离开,就连吃饭都成问题。

  周江的肚子已经开始咕咕叫起来,他看了看周围的饭店,在这个地方如果吃霸王餐会是什么结果?

  分析来分析去,周江给出了自己答案:绝对会被打死。

  不行,得先找过工作赚钱再说。

  周江漫无目的地在镇子里面转悠,发现镇子虽然不大,但产业挺健全,特别是舞厅迪厅,满大街都是。

  周江正琢磨着要不要去一家试试,一个抄着蹩脚方言的中年女人拦住他。

  “哟,帅哥呀,看你不像本地人,是过来旅游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