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发187
xf兴发187 > 都市小说 > 修真弃少混花都 > 第八十九章 青天会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女孩眼中的坚毅之色,让秦飞很是满意地点点头,这个女孩眼神澄澈冰冷,有一般女孩没有的坚毅。

  像极了当年秦飞在修仙界九死一生时的眼神,倔强、疯狂、不服输,也许这跟她在童年受到的苦难有很大关系。

  “你叫什么名字?”秦飞开口问道。

  “苏优璇。”女孩答道。

  秦飞嗯了一声,他说道:“我先要去天河市一趟,过两天你自己来天河市找我。”

  “好,我知道了。”苏优璇点点头。

  秦飞让苏优璇拿出手机,转了一百万给她,道:“这点钱你拿去,安置好你的婆婆,离开她之后,你就要一直跟着我了。”

  苏优璇瞪大了双眼,她从来没见过刚一见面就给自己一百万的人,这种人如果不是骗子,就真的是一个大人物。

  然而手机上的转账记录,让苏优璇确信,眼前这个人,就是自己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只要抓住,从此就不用再过和婆婆寄人篱下,受尽别人白眼的日子了。

  苏优璇的婆婆还没从刚才发生的这一切中回过神来,只知道秦飞是个大人物,是她和孙女的恩人,双膝一跪就要给秦飞磕头。

  自己的儿子死之前欠下大笔赌债,为了还债,她和孙女苏优璇省吃俭用,以摆小摊为生,十几年来受过不少白眼和冷嘲热讽。

  如今碰到秦飞,这种苦日子,似乎就要走到头了。

  秦飞手一抬,扶起了阿婆,他并非没有丝毫人情味,重生回来,除了复仇,自己最想看到的,就是万千如苏优璇这样为生活努力奋斗的人。

  在秦飞眼里,这样的普通人,比那些骄奢淫逸不思进取的富家子弟和地痞流氓,要高贵得多。

  这场闹剧很快结束,周围的游客好心给老三等人打了医院电话,秦飞和小周也率先离开,高速服务区再度恢复平静。

  等今天过去,外来的游客就谁也不会知道,在这个超市门口,曾经发生了如何惊爆眼球的一幕。

  见识过秦飞的手段和脾气后,一路上小周都是不敢多说一个字,他只是个司机,说白了集团想开除就开除,随时可以换另一个人来。

  秦飞不同,他是董事长亲自嘱咐要好生接待的贵客,两人的身份待遇差距悬殊,高下立辩。

  在天河市最好的一家五星级酒店下榻的当晚,正宏集团的董事长丁正民,就亲自来到酒店,接秦飞到另一家酒店,好生地宴请了一番。酒桌上,丁正民给秦飞倒了一杯酒,敬道:“秦医生,上次真的谢谢你把我老丁这条命从鬼门关拉回来,只可惜老天怎么没让我早遇到你几年,否则我老父亲也不会那么早

  就走了。”

  秦飞举起酒杯意思了一下却没喝,淡然笑道:“丁总说笑了,人生老病死总有一劫,不用太介怀。”

  “唉,不瞒你说秦医生,我这病,也怪我当年太争强好胜,跟国外青天会的人斗狠,被他们找的打手给弄伤的。”

  丁正民叹了一口气,似乎在感怀陈年往事。

  秦飞却看了一眼他,有些诧异地问道:“青天会?丁总以前跟这青天会有过接触?”

  “怎么?秦医生也知道青天会?”丁正民诧异道。

  秦飞摇摇头表示不是特别了解,丁正民便三言两句介绍了一下这青天会。

  当年国内的一大鼎盛帮派青洪,突然在一夜之间被赶出华夏,之后他们联合国外的华青组织,成立了青天会。

  其中会员大部分都是逃走的华夏人,被迫在国外生活,其势力延伸全世界多个国家,极其恐怖。

  “当年我被人冠上华夏第一慈善家的名头,然后青天会的人盯上了我,要我帮他们做事,我没服软,结果他们请了打手上门,把我打伤。”

  丁正民很少跟人提起这件事情,这事儿毕竟不光彩,而且说出去也没什么人信,也许是酒喝得兴奋了,关不住话匣子,接着兴高采烈地给秦飞描述。

  “那个人力大无穷,还能踏水而行,你说这事儿吓不吓人?”“当时我给武当山上的张大师捐过一座新修的道观,他听说我有麻烦,下山助我,然后当天晚上,他和青天会那人就在天河的龙潭湖边打得不可开交,直到天亮,才勉强击

  退他。”

  旁边的秘术小李劝道:“丁总,您喝醉了,慢慢喝。”

  丁正民摆了摆手,大声地笑道:“唉,算了秦医生,我知道我说这么多你也不会信,喝酒喝酒,哈哈哈哈!”

  谁知,端坐着不言不语的秦飞却放下了手中酒杯,答道:“我信,这世上奇人很多,普通人没见过不代表不存在,甚至连鬼神之说,都不能全部否决。”

  丁正民一愣,笑道:“啊?没看出来,秦医生竟然相信这些事情,以前我给他们讲,都以为我在吹牛嘞。”

  踏水而行,秦飞知道这种事情多半只有内劲大成的武者才能办到,他们将力量集中在腿部爆发,从而达到一段时间内忽略重力的效果。

  就像是小时候打水漂,石头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掠过水面,可以突破水的阻力。

  “这青天会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有内劲大成的高手渗透进华夏国内了吗?这倒是我没猜到的。”

  秦飞在心中暗自嘀咕道。

  “既然秦医生相信,我就再给你透露个消息,那青天会的人,最近似乎又跑到华夏来搞事情咯。”

  丁正民可能真的喝得醉醺醺,神秘兮兮低声对秦飞道。

  秦飞哦了一声,假装好奇地问道:“丁总,这事儿又怎么说?”

  “我上次去江南参加一个慈善晚会,偶然听说青天会其中一个堂主的徒弟死在了咱华夏西南,他要回来找到凶手。”

  丁正民是全国知名慈善家,三天两头到处跑,人脉和消息渠道比纪宗还要广,可信度也不低。

  秦飞瞳孔中闪过一丝兴奋,没想到自己还没主动去找,这青天会的人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自己正愁一身力量无从施展,上次那个龙守义太弱,一巴掌就拍死了,希望这次能来一个稍微能看的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