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发187
xf兴发187 > 都市小说 > 修真弃少混花都 > 第两百一十四章 前往青藤山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炼体境宗师!

  这个身份在武道界中代表着至高无上的权利和威望,任何一名炼体境宗师都是一方巨擘,因为他们强!

  京都贺家贺紫川,年仅四十踏入炼体境宗师,这最近十几年中,只有青天会现任会长沈苍天能够做他的对手。

  他是军中上将,手中带出了京都直属部队华中战神,更是直接统领御龙小组,守护着华夏暗地里的绝对安全。

  连日耳曼、米国这些战争大国,轻易都不敢去挑衅贺紫川的威严。

  这一点虽然普通老百姓不清楚,但张家和军方有一些简单的合作,所以很明了贺紫川这名炼体境宗师的恐怖之处。

  “不是说他只有内劲宗师吗?怎么现在?”一个张家骨干愕然地开口问道。

  张羽淡淡道:“你见过哪个内劲宗师,能够轻易杀掉两名同等级内劲宗师,一名术法大成和术法巅峰的修法者?”

  闻言,在场还想质疑的张家骨干都是闭上了嘴,这个战绩已经说明了一切,即便秦飞不是炼体境宗师,那他也有炼体境宗师的实力。

  武道界实力为尊,没有那么多废话,你能把我干趴下,你就是强者!

  这时有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低声问道:“侄女,江元和江北荣都死了,江家那边怎么说,江北望绝不可能坐视不管啊。”

  亲弟弟和亲儿子都前后脚死在了秦飞手里,江北望现在应该是暴跳如雷,江家也不可能太平才对。

  张继风嘴角冷冷一笑:“江元这个小子咎由自取,以为自己是武者就嚣张跋扈为所欲为,跟现代社会完全脱节了,今天不死,早晚有一天死了也是正常的事情。”

  旁边张羽的二叔公皱眉道:“江家和我们张家都一样,都和军方有合作,秦飞这样把江家两个人给杀了,不担心军方找上门来吗?”

  “呵呵。”

  张羽冷笑一声,道:“二叔公,前面我忘了跟你说,秦飞是西南夜狼特种部队的特训教官,而且据我所知,军方得到了秦飞的某种恩惠,已经准备给他挂职中校了。”

  “什么?”

  闻言,二叔公顿时耳畔犹如惊雷,脸色苍白如纸,四周的张家骨干一听更是觉得骇人听闻。

  西南夜狼的特训教官,挂职中校,这种背景,张家和江家加起来都不是对手啊。

  他们只是和军方有一点点的合作而已,连一个挂职都没有,怎么跟秦飞相比?

  虽然只是挂职中校,但这已经表明秦飞和西南夜狼关系匪浅,动他就是惹怒军方,谁还敢对他下手?

  “这一次,江北望应该打碎牙只能往肚子里咽了。”

  张继峰叹了一口气,语气中却带着隐隐地庆幸:“乖女儿,你这一次的决策,又把张家往华北大家族第一的位置上推动了好几步啊。”

  诸位张家骨干闻言,顿时都小鸡啄米般点头,从此以后再也不敢质疑张羽的决定。

  就在张家集体震动之时,秦飞已经离开了百花山庄,在酒店中审问着钟灵儿。

  此时钟灵儿已经从巨大的震撼中渐渐清醒过来,她被秦飞带到房间中,随意地扔到了地上。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钟灵儿披头散发,一身苗族服装满是泥土,狼狈不堪。

  秦飞淡淡道:“你先去把你自己洗干净再说,我很讨厌跟满身污泥的人对话。”

  说完,苏优璇扔给钟灵儿一套现代女性服饰,让她去浴室清洗一下。

  钟灵儿一愣,瞳孔骤缩,以为秦飞要对自己做些什么,不然让自己洗干净是为什么?

  她才不信秦飞是真的因为自己满身泥土而然给自己洗澡的。

  虽然钟灵儿今年已经快四十岁,但是因为在青藤山长期修炼,又有诸多天然药物当护肤品,容貌身材保持得就跟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没什么两样。

  放在都市大街上,也是一个风韵犹存,美目春波泛滥,御姐般的人物,加之她身上有青藤山特制的香薰,很容易勾引到男人。

  事实上,秦飞是真的对她没兴趣,钟灵儿的年纪甚至都可以当自己的妈了。

  秦飞见她这一副愣神的表情,皱眉道:“想什么呢,赶紧滚去洗,我还有事问你!”

  苏优璇半推着把钟灵儿撵到了浴室,半个小时之后,钟灵儿从浴室出来,坐在了秦飞对面的沙发上。

  “你们青藤山在什么地方?有哪几株灵药?通通告诉我。”

  秦飞看着钟灵儿,靠着沙发背,开口问道。

  钟灵儿脸色难看地盯着秦飞,头发还在湿漉漉地滴水,恨道:“就算我告诉你了又怎么样,你最后还是一无所获。”

  “青藤山门主也是炼体境宗师,还有十几名内劲宗师和三四名内劲巅峰的高手,你去了就是送死!”

  她之前被秦飞的血腥手段给震慑,现在清醒过来,知道秦飞只要一踏入青藤山,必死无疑。

  秦飞无所谓地点点头:“嗯,好,青藤山的实力我了解了,不过你还是没回答我的问题。”

  “你!”钟灵儿为之气结,她没想到秦飞竟然一点都不把自己的话放在眼里,继而冷笑道:“你真是冥顽不灵,哪怕你是炼体境宗师,也不可能在青藤山手里拿走灵药,所以还是别

  白费功夫了。”

  “你再废话,信不信我现在就斩了你?”秦飞修剪着指甲,淡然说道。

  钟灵儿银牙一咬,道:“有种你杀了我,我死也不会背叛青藤山!”

  “还挺有气节的。”秦飞吹了吹手指,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我不杀你,但是有一百种方法折磨得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比如把你内劲废掉,再把衣服脱光扔到天桥下面那些流浪汉面前,你猜

  会发生什么事呢?”

  “你好歹毒!”

  钟灵儿脸色一白,根本不敢想象那个场景。

  秦飞微微一笑:“那些流浪汉五六年七八年没有尝过女人滋味,你在他们面前,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

  “够了!我带你去!我带你去!”

  钟灵儿大喝一声,瘫坐在地上,眼泪直流。于是第二天,秦飞三人就搭上火车,一路南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