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发187
xf兴发187 > 都市小说 > 修真弃少混花都 > 第一千两百九十五章 偷袭
  “一千四百万。”

  “一千五百万。”

  “一千六百万。”

  随着众多天骄们的出手,九脉节聚宝大会的气氛也随之到达了最后的高潮,所有人手掌握拳,紧张地看向拍卖会场中的诸多身影,都是非常好奇最后谁会赢得这一张羊皮卷轴。

  林琅琊出价到一千五百万就停手,看他的模样似乎并不是缺钱,只是不想在一张不确定的羊皮卷轴上浪费灵石。

  最后的竞争落在山海洞天的欧阳靖和悬空山的千岭雪身上,两人谁都不肯想让,羊皮卷轴的价格攀升至两千万灵石。

  到了这个时候,即便是欧阳靖都不敢再随便开口,而千岭雪却是怒砸两千三百万,拿下了最终的胜利。

  “天呐,两千三百万,一张不确定的彩票竟然拍出了这样的天价?”

  “悬空山就是悬空山,听说悬空山的势力范围有上百条灵晶矿脉,有钱是理所当然的。”

  “那万一羊皮卷轴砸在悬空山手里,那不是亏得血本无归?”

  “这些上教大宗的想法,是我们这些小人物猜得透的吗?”

  看到千岭雪得到那张神秘的羊皮卷轴,拍卖会场四处都是在悄声议论,除了对悬空山财力的赞叹,更有对羊皮卷轴珍贵程度的怀疑。

  “没想到千师妹对这张羊皮卷轴还真是执着,居然肯花这么多灵石拍下,我欧阳靖甘拜下风。”

  山海洞天的欧阳靖似乎输给千岭雪也并没有太过失落,反而是仰头大笑,夸赞道。

  “欧阳师兄让了小妹一手,改日小妹一定登门拜访,谢过欧阳师兄。”

  千岭雪朝欧阳靖微微点头。

  龙夜华呵呵笑道:“一张连万蛇殿殿主都无法破解的羊皮卷轴,千师妹买下来,真的不怕砸在手里吗?”

  其余至尊天骄也都是脸色莫名地笑望着千岭雪,一言不发。

  倘若悬空山真的能够破解这张羊皮卷轴倒还好说,但如果最后只能当做一张废纸,那可真就成了天风域最大的笑话了。

  对于其他几位天骄的眼神,千岭雪并不在意,在场的天骄中除了林琅琊,她不惧任何人,于是冷声开口道:“这就不劳龙师姐费心了,即便是最后砸在手上,区区两千多万的灵石我悬空山还是赔得起。”

  “只是如果小妹最后破解了这卷轴的奥秘,还请龙师姐不要来眼馋就好。”

  “你!”

  龙夜华在嘴皮子上向来争不过千岭雪,只能是琼鼻一哼,不再理会她。

  而欧阳靖等人闻言则是若有所思,看到千岭雪这么自信的模样,难不成她早就已经破解了羊皮卷轴的秘密?

  站在千岭雪身边的一名中年人以神念传音道:“小姐,这最后一张卷轴终于到手了,有了这卷轴上的至宝,小姐一定会踏入凝丹,击败林琅琊。”

  “嗯,总之这次谁敢跟我抢莽古龙珠,我千岭雪必杀之!”

  千岭雪眼神闪烁,杀意笼罩。

  一场万众瞩目的聚宝大会终于落幕,结果虽然都在众人的意料之中,还是九大势力的天骄们成为赢家,但过程依然是让众人有些意外。

  毕竟敢在天风域的地盘上跟林琅琊抢夺宝物的人,要么是不知死活,连林琅琊的身份都没搞清楚,要么就是这个人的背景也十分强大,丝毫不惧林琅琊背后的琅琊洞天。

  不过这样的人实在太多了,任谁都猜不到那位神秘人的身份,只是听说,他甚至拒绝了万蛇殿招揽的好意,这个消息,让原本就十分好奇的潮汐城平民更加骇然。

  秦飞和华月悄然离开拍卖会场,将万蛇殿派出来的几个眼线给随手抹杀掉,很快便是消失在潮汐城的街道当中。

  华月快步跟在秦飞身边,浑身颤抖,害怕地问道:“前辈,你为什么杀了那几个人?

  他们可都是万蛇殿的侍卫啊。”

  在万蛇殿的地盘上招惹了万蛇殿,最后的下场连她这个魔族人都是一清二楚,所以当她看到那几个黑鳞蛇人被火焰烧成飞灰时,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秦飞淡然一笑,似乎毫不在意:“他们不过是万蛇殿派来监视我的眼线,杀就杀了。”

  万蛇殿的人既然不尊重自己,那秦飞也没必要和他们客气,况且他自己身上还有一条万蛇殿长老的人命。

  “嗯?”

  秦飞和华月拐入一条小巷,一道强大的剑气从两人背后陡然袭来,剑气悄无声息,却将空间震出道道裂痕。

  这一剑,足以将先天初期彻底斩杀!“什么阿猫阿狗也敢来偷袭我?”

  秦飞冷哼一声,头也不回,脚下微微一跺,真元护盾展开,将那道剑气隔绝在外,同时屈指一弹,指尖金光氤氲,朝黑暗某处爆射而去。

  咔嚓。

  剑气破碎,华月回过头去,只听到背后隐约传来的一道闷哼之声。

  “刚刚有人吗?”

  华月奇怪地望着身后,她隐约察觉到不对,却又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秦飞淡淡一笑:“走吧,该回去了。”

  等秦飞和华月两人离开之后,远处的一道苍老身影逐渐从黑暗中现形,他跪伏在地,神色惊恐,脸色苍白。

  刚才自己那一剑不仅没有伤害那名白发青年半分,反而自己遭受到一记重创,五脏六腑全被绞碎,气息弱到极点,现在一名筑基境的蝼蚁都能随手将他击杀。

  “这个青年的背后到底是什么人?”

  苍老身影骇然地想道,艰难地吃下几颗疗伤丹药,等身体恢复一些力气之后,快速消失在黑暗当中。

  “没想到这位琅琊公子心胸如此狭隘。”

  秦飞回到旅店后,想起刚才那个偷袭自己的人,似乎就是那位琅琊公子身边的老者,暗自冷笑道。

  他没直接宰了那名老者,就是为了让老者滚回去给琅琊公子一个警告,他秦飞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招惹的。

  从聚宝大会出来,秦飞不仅一件至宝都没得到,反而还卖掉一颗灵血丹。

  既然这个琅琊公子要来找死,那秦飞干脆就把他身上的仙灵度厄草和玄武战甲一并抢过来,算是他派人来偷袭自己的赔偿。

  在这个世界上,做错事了,怎么可能不付出代价呢?

  秦飞微微一笑,瞳孔中的黑焰熊熊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