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发187
xf兴发187 > 历史小说 > 东汉末年枭雄志 > 三百一十五 公孙瓒的终末
  显而易见的是,袁绍并没有准备好应付来自郭鹏的进攻。

  他的主力还在围攻易京。

  这段时间内,幽州联合军已经将公孙瓒在幽州的势力基本上拔除了,公孙瓒的从弟公孙范屡吃败仗,损兵折将,已经退回了易京投靠公孙瓒。

  公孙瓒的野战部队损失殆尽,剩下一些没有丢掉的城池也失去了外援,只能据城死守,就和易京一样,各方面都无法相互支援。

  有人建议公孙瓒率领精锐部队杀出城去进攻实力较弱的幽州联合军,将那些不愿意投降的城池救下来,然后再集合军队反攻,则事情还有所为的可能。

  若是再不做出决断,局面一旦崩坏,就没有希望了。

  可是公孙瓒貌似并没有想要出兵征战的想法。

  他将易京建造的越来越高,城墙越来越厚,护城河越来越深,他觉得这样做就能牢牢的守住易京,让袁绍无法进攻。

  因为不想再听到坏消息,他甚至不允许有成年男子接近自己居住的城堡,只准自己一人和女眷们生活,然后培养一些大嗓门的妇女用来传令。999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

  疏远了将领,疏远了宾客,疏远了士卒,当初那个所向披靡的白马将军好像已经死了一样,不存在了。

  他的士兵们渐渐的不知道自己是在为谁而战,为什么要在这样的绝境之中战斗。

  若不是公孙瓒屯田所得到的粮食很多,军队有饭吃,估计易京已经崩溃了。

  袁绍集中两万军队猛攻易京,其后又增调了一万军队攻打易京,又会同两万幽州联合军一起,增兵至五万,连日攻打易京,弄得易京战火纷飞,没有一天不在打仗。

  公孙瓒的士卒逐渐疲劳不堪,看不到未来的战争是无比绝望的。

  而随着时间推移,那些原本指望公孙瓒来救援的城池也觉得没有希望了,纷纷投降,调转枪头就来打击公孙瓒。

  公孙瓒众叛亲离,再也没有任何获胜的希望。

  郭鹏出兵前夕,易京内还爆发了一场兵变,虽然被镇压下去了,但是这足以显示公孙瓒的威望和统治力已经不足以让士兵为他卖命了。

  士兵们不想再这样绝望的打下去了。

  他们根本看不到未来,看不到胜利的希望,反倒是生还的几率越来越渺茫。

  还能继续打下去吗?

  不能!

  他们也纷纷有了自己的想法,觉得需要靠自己给自己找些出路,于是促成了这样的一次兵变。

  虽然没有成功,但是在前线统兵的麹义却已经明白,公孙瓒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了。

  于是麹义下令加紧猛攻的步伐,让城内士兵绝望,引发更多的混乱,冀州军和幽州联合军合兵一处,四面围攻易京,易京城墙岌岌可危。

  这个时候,袁绍带着一部分援军来了,加重了易京城内士兵的绝望。

  早前,袁绍得到了部下的献计,建议袁绍采用挖地道的方式攻打易京高大深厚的城墙,袁绍采纳,下令前线照做。

  准备了一段时间之后,地道已经挖好,并且没有被公孙瓒发现。

  当年郭鹏和卢植用来对付黄巾军的计策,被袁绍拿来对付公孙瓒。

  点火,从地道内退出,等着木桩被焚烧完毕,等着城墙的彻底垮塌。

  然后,易京外围城墙垮塌了。

  很突然的,完全没有预兆的那种,就垮塌了。

  一个大大的缺口露了出来,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

  “给我冲进去!!!!”

  麹义亲自带兵冲击,战鼓声疯了般地敲响,最后的大决战开始了。

  传令兵十分焦急的冲向了公孙瓒所在的堡垒,将外城失陷的消息向内通传,堡垒守军无不大惊失色,各自慌乱起来。

  公孙瓒很快得知此事,惊骇欲绝,忙问身边人郭鹏有没有派援兵来,身边人回复说没有,公孙瓒脸色煞白,继而痛骂郭鹏见死不救。

  然后公孙瓒又问之前他派自己的儿子公孙续向黑山军张燕所部求救,张燕所部没有来救援吗?

  身边人回复张燕似乎出兵了,但是还没有赶到。

  公孙瓒顿时感觉一切都完了,无可奈何之下,他终于决定离开这座坞堡,杀出一条血路谋取生路。

  结果当他整理齐全带着家眷们准备杀出去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晚了。

  四周全都是冀州兵和幽州联合军,易京城内一片狼藉,他费尽心血营造的符合自身王霸之气的城池居然如此的不堪守卫,这让公孙瓒大为不解。

  不解归不解,他还是很努力的率军拼杀了一次。

  结果听闻公孙瓒就在此处,更多的袁军和幽州联合军涌了过来,要杀掉公孙瓒博取富贵。

  威名赫赫的白马将军也抵不过重赏,公孙瓒成了奖励的指标。

  最后实在是杀不出去,公孙瓒只能带人退守自己的中央堡垒,困守孤堡,万念俱灰。

  孤堡外,大量冀州兵和幽州联军正在猛攻,孤堡内,他孤立无援,身边的士兵人数并不多。

  家眷们痛哭不已,似乎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结局。

  公孙瓒好像也预料到了自己的结局。

  但是哪怕在数月之前,他都不这样认为,他都不认为自己会那么快的败亡。999小说首发 www.cw-fx.com m.cw-fx.com

  可事实便是如此。

  公孙瓒已经没有生路了,袁绍必然会杀了他。

  既然如此,公孙瓒也不能受辱。

  公孙瓒逐渐冷静下来,紧紧握住自己手里的刀,将充满杀意的眼神看向了自己身后的家眷们。

  然后举刀便杀。

  妻妾,年幼的子女,侍婢,全部杀掉。

  有人哀求,有人四处逃窜,不愿意死。

  面对这样的情况,公孙瓒十分恼火,怒斥这些家眷。

  “难道你们还想做袁绍的奴隶苟且求生吗?公孙伯圭的家人,不准苟活!!”

  公孙瓒仿佛失去理智一般的将自己的家眷屠杀殆尽,最后,看着脸上满是泪痕,却没有流泪的正妻,公孙瓒的手忍不住的抖了抖。

  “对不住了,来生我会补偿你的。”

  “伯圭,我们还有来生吗?”

  公孙瓒一愣,少倾,抿了抿嘴唇,强行按耐住悲痛的情绪,然后大吼一声,上前一刀捅入了妻子的身体内,用坚决的手段解除了妻子的痛苦。

  最后,公孙瓒的身边跟随他的,都是一些从他起兵开始就跟着他的老亲卫了。

  他们沉默地看着公孙瓒为了保证自己最后的尊严所做的努力。

  “你们若要投降,若要逃跑,就去吧,去之前,帮我最后做一件事。”

  公孙瓒指了指旁边的一堆木材:“我绝对不会任由袁绍凌辱,你们出逃之前,为我点燃这里的木材。”

  亲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默不作声的帮着公孙瓒把点火的准备工作做好,然后将火把递给了公孙瓒。

  “走吧,或许还能逃得一命,今后隐姓埋名,不要说过你们曾经跟随我,这样,或许能得到善终。”

  公孙瓒把火把往柴火堆上一丢,浇了油脂的柴火堆很快剧烈的燃烧了起来。

  “将军,我不想走。”

  一名亲卫开口说道。

  “我也不想走。”

  “我也是,我不走。”

  “就算走也难逃一死,将军,我愿跟随将军到最后。”

  亲卫们纷纷这样说道,数十人一起站在他身后不愿意走。

  公孙瓒回头看了看这些自己甚至都忘了他们叫什么名字的老亲卫们,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心中涌现出了无限的懊悔的情绪,这是他被围困以来从没有过的。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公孙瓒终于开始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了。

  “公孙伯圭这一生,到底都做了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