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发187
xf兴发187 > 科幻小说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番外:降魔十六
    魔术师扮演的高老丈悄悄的往偏僻处走去,看到黑暗里站着的那个人,他哀叹道:“你又来找我干嘛?”

    那人上前一步,正是陈玄奘,他诚恳道:“我是来求你的,只要你不把女儿嫁给朱刚鬣,我就有机会解开这场孽缘。”

    魔术师无奈道:“你要知道,这只是一场幻境。我把不把女儿嫁给朱刚鬣不重要,朱刚鬣肯不肯放下过去,才重要。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给段小姐幸福,而是要让猪妖放下一颗憎恨的心。可以,我可以取消明天的婚礼,但是如果猪妖被你激怒,那么我们辛辛苦苦封印他的魔性,唤醒他人性所做的一切,就全完了!”

    “我回去劝服猪妖的。”陈玄奘凌然道。

    魔术师诧异:“怎么劝服,你拿出一个理由来,作为奸夫去劝他放弃自己的妻子?我们这是幻境重演,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不是真的!”

    “忍一忍,事情就过去了!”魔术师劝说道。

    “不是我忍不忍的问题,而是我不能因为要唤醒猪妖的人心,就去牺牲别人的幸福。我没有权力替段小姐做这个牺牲。如果非做出这样的选择……”

    玄奘抬头坚定道:“我宁可打死它!”

    魔术师无言以对,只好道:“那你去劝告猪妖吧!如果你能说服它,我就取消明天的婚礼。”玄奘低声道:“一言为定!”魔术师看着他,意味深长的回答:“一言为定。”

    “那我现在就去找它!”玄奘转头就走。

    朱刚鬣住在朱家猪场中,距离高家庄不远,或许是因为在幻境中的原因,当陈玄奘要找它时,他就自然来到了朱家猪场中。他一眼就从人群中认出了朱刚鬣,因为它真的长得跟猪一样丑,向它这么拉风的男人,不管在什么地方就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那招风的耳朵,那口层次不齐的烂黄牙,还有剁在案板上,将一头猪大卸八块的神乎其神的刀法,还有那杯忧郁的马丁尼,都深深的出卖了它。

    陈玄奘走到猪肉摊前,端起那杯马丁尼,道:“喝马丁尼的猪肉佬,我只见过两个。巧不巧?你就是其中之一。”

    朱刚鬣的眼神没有看向玄奘,他专注的看着自己的刀,低声道:“这杯我请你……”

    陈玄奘一饮而尽,感慨道:“世人总是执迷于表象,就像这杯马丁尼,谁能想到它就算放在猪肉摊上,也没有沾到一丝的油腥,依旧保持着完美的八度,它的盐霜恰到好处,配上柠檬口感非常的清新。”

    说罢还深深的嗅了一口酒味:“基酒是金酒,储藏时间恰到好处。”

    “有的人就算站在猪肉摊前,也能一样风度翩翩,一尘不染,清新依旧,有的人就算在宴席场上,也会油腻不堪,满心龌龊,举止粗鲁。”陈玄奘看着已经斩杀完一头猪的朱刚鬣,看到它穿的干净整洁,就连最容易沾染油脂的袖口也十分干净。

    即便站在猪肉摊旁,朱刚鬣也是与众不同的,他的衣裳一丝不苟,头发文丝不乱,就连刚刚大卸八块的猪肉也是整整齐齐,干干净净,他不像是在杀猪,而是像在创作一个艺术品,如果不是因为太丑,这个男人完全是一个翩翩君子。

    “世人全看错了你!”陈玄奘惊叹道:“如果你不是那么丑,一定是一个很受欢迎的人。”

    “那样就离他们太近了!”朱刚鬣笑道:“就不那么好看清楚。”

    “陈先生今天来,有什么事吗?”朱刚鬣抬头问道,就算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有看向陈玄奘,他好像太过腼腆,总是避免用眼神和别人接触。

    “你知道我?”陈玄奘有些诧异。

    朱刚鬣点了点头:“陈先生的大名,我素有耳闻。”

    “那你一定也知道我和高翠兰的关系了!”陈玄奘诧异道:“我今天来,是想劝你放弃这门婚事,阻止即将发生的一切悲剧。高翠兰不爱你,她的性格又是那样……冲动!你们在一起……”

    “好啊!”朱刚鬣低着头,眼睛避开陈玄奘,恰好盯着那把刀。

    “你们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陈玄奘还想劝说,却忽然诧异道:“等等……朱先生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好啊!”朱刚鬣还是那么腼腆。

    陈玄奘却看到他在盯着那把刀,惊恐道:“朱先生不要冲动,我其实并不爱高翠兰。我也不是为了我自己,我只是想,让所有人幸福。”

    “我没有冲动。”朱刚鬣淡淡道:“既然你这么说,我就放弃!”说完他就端起那杯陈玄奘一饮而尽的马丁尼,往回走,陈玄奘看着他的背影,总觉得有什么不对,怔怔道:“就,这么简单?太草率了吧!朱先生你要不要再想想!”

    “不用了!”朱刚鬣头也不回的说:“就这样吧!”

    “那谢谢了啊!”陈玄奘满脸迷茫,下意识的冲着朱刚鬣的背影道。

    陈玄奘再回高家庄的时候,还没有缓过神来,他搞不懂,自己这是成功了?起因很古怪,过程很神奇,结尾很迷茫,他抬头看了看四周,低声道:“但猪妖的执念,仍旧未解开!”不知为何,陈玄奘感觉心里沉甸甸的。

    这时候,段小姐……不,高翠兰一脸惊喜的不知从哪窜出来,一头扎进陈玄奘的怀里,陈玄奘手忙脚乱:“段小姐……不,高小姐请自重。”

    高翠兰羞涩的笑着:“你还说你不爱我!事情我都知道了,我答应你就是!”她扭头跺脚,尽显小女儿姿态,魔术师却在一旁,暗暗摇头叹息。

    “你答应我什么?”陈玄奘一脸迷茫。

    “你还装!”高小姐羞涩欣喜道:“你去找朱刚鬣退婚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你好有勇气!你想娶人家,居然这么大胆,去找人家的未婚夫退婚。除了我愿意我实在找不出第二句话,想对你说!”

    “高小姐,你听我说!”

    陈玄奘刚想开口,就看见高翠兰已经闭上眼睛,撅起了嘴巴,他脑海中忽然划过段小姐的一句话:“女孩子这样子,就是让你亲她。”鬼使神差的,他的脸凑上去,刚刚凑到高翠兰面前,感觉到她的呼吸打在他脸上,陈玄奘刹那间清醒过来,把高翠兰一把推开。

    大声道:“但我并不爱你啊!”

    高翠兰被瞬间惊醒,瞪大眼睛道:“你刚刚说什么?我好像没听清楚。”

    陈玄奘心乱如麻大声道:“我谢谢你喜欢我,但我并不喜欢你。我去退婚只是因为你不喜欢朱刚鬣。”

    “你刚刚说什么?”段小姐的影子刹那间和高翠兰重合在一起,眼泪莹莹道。

    “我说,我不喜欢你!我不爱你!我也不想娶你!”陈玄奘大声道:“谢谢你喜欢我,我也希望你幸福,但我,有我的责任。我一心都扑在拯救世人上面去了。我希望所有人幸福,也希望你幸福。但我的爱是给众生的,我的所有感情,都献给了众生。没有一丝一毫的余地,留给你。我希望你幸福,是因为你也是众生之一,我不希望伤害任何人。”

    “你说你不爱我,那那些话?以前那些话,都是骗我的?”高翠兰惶恐道。

    “以前那个不是我,以前那个陈玄奘,只是你记忆中的陈玄奘。他不是我,他说的话,也与我无关。”陈玄奘冷酷道。

    高翠兰倒退两步:“但我的心告诉我,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

    “你的心在骗你!”陈玄奘冷淡道:“你现在喜欢我,以后你也可以喜欢上任何人,找一个喜欢的人嫁了吧!忘了我!忘记这个曾经伤了你的心的人。”

    “如果你不爱我……那么为什么还要去找朱刚鬣退婚?”高翠兰嘶吼道,仿佛最后的绝望的挣扎。

    陈玄奘只道:“为了挽回一个悲剧,你不爱他,就不要嫁给他,免得伤害了你,也伤害了他。”

    “好!”高翠兰止住泪水,狼狈的直立起身子,看着陈玄奘的眼睛,夹杂着痛恨和爱恋,她笑着闭上了眼睛,大声道:“既然不能跟我爱的人成婚,找一个爱我的人也好,朱刚鬣虽然丑,但他没有你那么恶心。”

    “陈玄奘,我高翠兰今天和你一刀两断!”

    “你也不要为我做主,你说的什么都不算!”高翠兰大声道:“明天,婚礼会照常举行。”说罢,高翠兰转身离去,几滴泪水,在转身的瞬间滴落。

    陈玄奘目瞪口呆,不知道事情为什么又会往回发展。

    天上的孙悟空淡淡道:“我说嘛!不用我捣乱,他自己就会把事情搞得一团糟。你以为他的命运是我决定的吗?你以为他的悲剧是我造就的吗?没有我,一切照样会发生。从他动心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

    魔术师叹息道:“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悟空叹息道:“一个命中注定的取经人,又怎么能收获一桩美满的爱情呢?”悟空转头问:“你说,段小姐会不会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呢?如果这样,陈玄奘他就不必伤心了嘛!”

    “段小姐真实身份是一个男人?”魔术师想了想,点头道:“也只有如此,才能圆满。”

    “除此之外,这场爱情注定是一场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