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发187
xf兴发187 > 科幻小说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九十一章冥河彼岸,永眠黑暗,阴间生灵
  幽冥地府之中,鬼话传的最快……

  连绵的山脉光秃秃的,在黑暗无光的幽冥世界中,这些荒山野岭的岩隙中渗透着血红的岩浆,这些散发着暗红色光芒的岩浆,照亮了一点微弱的光明,脚下的土地是焦黑的,一行人走了一段路才发现,幽冥世界并非全然是荒僻死寂的。

  一条黑色的大河从群山间蜿蜒流过,河道的两岸盛开着血红色的奇花。

  这些血红的奇花微微发光,每一株的光芒都不耀眼,但汇聚在一起,就沿着黑色大河的两岸铺出了一条血红的,由花海汇聚的河流。

  “这条河的水就是碧落黄泉……”血屠魔君幽幽道:“两旁盛开的就是彼岸花。”

  “碧落黄泉具有一种奇异的净化能力,几乎能洗清一切污秽,任何坠入其中的东西,都会被碧落黄泉同化,所以别看这条河不起眼,实际上危险异常。”

  “这条由碧落黄泉汇聚而成,蜿蜒流过大半个幽冥世界的河流,就是冥河!”

  “冥河老祖的冥河!”

  无生教主也凝重的警告道:“碧落黄泉的净化之力,能净化世间最复杂,最污秽,最顽固的纠葛,也就是那众生的因果,爱恨情仇,人间八苦,落入其中一切都会忘却和净化,回归生灵最纯粹的时候……”

  “在魔祖的设想中,世间本就不应该存在轮回,应该只有冥河和阴土,众生的灵魂落入冥河中,在碧落黄泉的冲刷下,洗清一切因果,回归最纯粹的灵魂本质,然后沉睡在阴土中,一点一点的分解,抚育,重生!”

  “他们的记忆,爱恨,因果,一切不甘心的都随着碧落黄泉流走,那些刻骨铭心的东西,那些爱恨情仇滋养着岸边的彼岸花,化为这人世间最美丽的风景。”

  “在魔祖的手记中曾经提到过,到了那时候,魔祖最想的其实是趟洋过这样一片花海,领略世间的一切爱恨情仇,然后步入冥河中,让它慢慢淡去……”

  “可惜后土娘娘并不欣赏魔祖他老人家的想法,所以魔祖开辟的冥河,变成了洗涤来到这里的灵魂人间因果的东西……后土娘娘毕竟是神……她太过怜悯众生对死亡的恐惧,经不住众生虔诚祈求,为他们创造的来世。最后还是和魔祖翻脸,还是开辟了轮回。”

  “可惜了!后土娘娘最初想要的,也是为众生创造一个安宁,静谧的归属,一个美好的梦乡。”

  “在后土娘娘看来,死亡本应该像回家入眠一样,美好而宁静,是天下间最温暖的东西。”

  “但是可惜,众生始终无法摆脱是死亡的恐惧,后土娘娘为众生战胜了因为他们恐惧而诞生的魔,想要奴役众生灵魂的神,在遥远的无法言述的时代,后土娘娘并不代表着死亡和灵魂的归属,她只是土神,是抚育众生的大地之母。”

  “正是因为她怜悯众生,才杀死了一众象征着死亡的鬼神,战胜了大恐怖,大黑暗,大诡异的邪神恶魔,她接着击败了一众想要利用众生对死亡的恐惧,奴役他们灵魂,开辟所谓神国、天堂的众神,清扫了孤魂野鬼混乱不堪的幽都,给众生创造一个安宁,永恒,静谧的归宿。”

  “魔祖很欣赏?……”

  “原本魔祖是愿意帮助后土娘娘创造这样一个灵魂的归宿的,魔祖认为,这样的消亡绝对是生灵至高无上的快乐……可惜,后土娘娘是神……她对众生的悲悯,慈爱,最终却限制了她。众生太恐惧消亡了!”

  “他们日夜向后土娘娘祈求延续,他们的恐惧,并未在那个安宁祥和的黑暗中消失,反而是他们的恐惧不断滋生黑暗中的神魔,幽都不断诞生那些极度扭曲和邪恶的魔物,滋扰灵魂的安眠,虽然有一众阴神帮助后土娘娘清扫这些鬼神,但娘娘还是选择了理解众生的恐惧。”

  “所以娘娘开辟了轮回,为众生创造来世!”

  “魔祖恨铁不成钢,认为轮回完全是在破坏那美好而安详的死后世界……所以他怒闯幽冥,来到轮回面前,以九问质问轮回……这便是幽冥九问。”

  “这就是冥河和彼岸花的故事……然后就是轮回在不断变质,不断被扭曲,魔祖和后土娘娘都想给众生的灵魂一个安宁的归宿,但众生为了延续,却选择了自甘被玩弄……于是轮回不断被扭曲,充满了躁动,自以为是的道德,浮躁不安的利益和永生不灭的贪婪。”

  “最后魔祖厌弃了这里,他的意志不在随着冥河奔流在幽冥阴土上,他的意志回归了血海,冷酷的注视着轮回发生的这一切,可笑的,噪杂的,躁动的,混乱的……闹剧。”

  “直到他有一天,再也看不得这场闹剧,出手扫荡一切,破灭地府!”

  血屠魔君幽幽的讲述着魔道流传的古老故事,一边等待着什么,无生教主跪倒在冥河边,用隐晦艰涩的魔语在念诵着什么,那古老而晦涩的语言,契合着玄奥的韵律,仿佛是来自最古老时代的诗歌和祭文,那故事和祭文的声音交织在一起,仿佛触动了冥冥中的法则。

  让一旁的白素贞听得毛骨悚然,心惊不已……

  她下意识的抱紧了牧童君单薄的小身板,有些畏惧,又害怕又微微有些兴奋的注视着两个魔道的道君,害怕是因为故事里的魔祖动辄毁灭地府的预言,兴奋是因为知晓了后土娘娘和冥河魔祖两个大人物的惊人秘密。

  虽然不知道这些古老的故事是魔道的吹逼,还是秘不可知的古老历史。

  但白素贞还是又期待又兴奋……

  随着无生教主口中的魔语愈发愈低沉,冥河中也泛起异常的波动,悟空在旁边都等的不耐烦了,才有一只小船幽幽的从上游飘来,白素贞紧张的几乎窒息了!地府中的禁忌,流淌着先天真水之中最神秘的碧落黄泉的冥河中,居然飘来了一艘小船。

  这是何等的恐怖和诡异。

  没有人的度过的冥河,就连地府也要以先天灵宝奈何桥才能跨越的冥河,任何恶鬼魔神,都不敢坠入,冒犯的冥河,象征着阴间法则,亘古流淌的冥河上,伴随着古老的魔语,从上游飘来一艘无人的小船。

  两个魔道的嫡系,以最古老的祭文,召唤了一艘神秘的小船,要乘着它闯入轮回。

  这是幽冥最不可说的禁忌。这会是一个传说……

  悟空轻巧一跃,踏上了船,伸手在身上一抓捞了一把黑色的硬币出来,按进了小船船头上的系绳索的木桩里面,仔细一看,上面还有一个细缝,似乎就是用来投币的。

  “看什么看,上船两元,过奈何桥再加十元!自己付吧!”

  白素贞的眼睛瞬间瞪大了!

  “投币的吗?”

  血屠和无生交换了一个眼神,暗道:“这家伙果然不简单,冥河摆渡船都这么轻车熟路的,比我们都熟……”

  血屠也踏上了小船,顺手塞过去几枚黑色硬币,对后面的白素贞解释道:“钱是阴德钱,你只需要默默观想,便能引动自身的一丝阴德灵光,借助幽冥阴间的天道,便能凝结成为这种阴德钱……阴德钱是地府的上币,能用来积功成神,光明正大的封神还阳,是地府唯一复活的道路。”

  “所以万分正规,乃是天庭发行的货币。”

  “其次是香火钱……乃是众生愿力凝结而成,也有无穷妙用,特别在神?手中,算是硬通货……除此之外,还有佛门发行的福报钱,玄门发行的超拔钱,以及在鬼物之间作为下币小额流通的阴钱,这些钱别贪便宜,没什么用的。”

  “特别是阴钱,就是一点愿力,加上阴气凝结,鬼魂能用来填填肚子而已。”

  悟空摇头道:“那些佛门,玄门的势力发行的福报钱,超拔钱,他们自己家都不通用,只有两个大钱庄在运作,一个是地藏王菩萨,一个是太乙救苦天尊……不用说,这两种钱就是他们发行的啦!”

  “他们魔道就这点好……不搞什么金融创新,踏踏实实的用阴德钱,天帝出品,硬通货,不贬值。”

  “玄门佛门后面还有一些小神,小势力,也跟着搞金融创新,结果经常上一批鬼还没轮回呢,就玩砸了。这帮搞币圈的,把阴间钱法的名声都搞坏了。”

  “现在下来的新鬼,都说通货膨胀的厉害啊!”

  “其实阴间钱法还是大有可为的,俺准备用阴山那一棵大桃树作为本金,搞抵押发行,我算过每年那棵大桃树能结三千桃,对鬼神大有助益啊!只不过由于神荼郁垒守着,树下又有一只以鬼为食的神虎,所以没有鬼能吃到。”

  “但俺有一个路子,能拿到那一批桃儿!”

  “俺准备以这为本金,找他太乙救苦天尊借上一批香火,运营俺这个悟空币……怎么样,几位有没有兴趣啊?”

  “桃抵押吗?”血屠甩头如车轮暗自腹诽道:“这又不是猴,桃抵押有个鬼用啊!”

  白素贞也一脸敬谢不敏的样子,低声道:“大圣,小妖还没死……这阴间的钱,小妖在阳世慢慢攒就是……”

  “鬼才炒币呢!”元育冷笑道:“你这悟空币,还是卖给鬼去吧!能骗一鬼是一鬼啊!”

  牧童君趴在船头上,看着小船顺着冥河驶过万重黑山,渐渐进入冥土平原上,许多村落影影绰绰,零零散散的分布在冥河两岸,但那些鬼似乎很恐惧冥河,虽然村落靠近两岸,一个个鬼影却不肯轻易靠近那彼岸花海。

  牧童君只能远远的看到那些稀薄的影子……

  随着小船的深入,越来越多奇异的鬼物出现在他们面前,有一些低矮只到人小腿的蓝色小鬼,有头上长角的鬼族,随着出现的鬼族越来越多,豹尾的,鸟嘴的,鱼鳃的,如黄蜂一般的,还有青面獠牙的大鬼,犹如山魈一样的鬼,骑着赤狸惊鸿一瞥的山鬼。

  还有牛头的,马面的……半人半兽,秃发獠牙,极尽奇特和古怪。

  牧童君惊叹道:“这些都是鬼吗?”

  “我还以为鬼和生前都一样呢!”

  血屠魔君摇头道:“他们是鬼族……是阴间的生灵,并非魂魄!”

  “阴间还有生灵?”白素贞一愣,觉得阴间生灵怎么听,怎么古怪。

  “之前有说过,生灵魂魄对死亡的恐惧在幽都黑暗中创造了扭曲的魔怪……这些生灵就是魂魄与魔怪的后代,说到底还是魔祖他老人家搞出来的东西,涉及幽冥九问之一,魔祖和后土娘娘论道的时候,利用魔怪和死灵,创造了能在阴间繁衍的生灵出来。”

  “后土娘娘不忍心将它们封印在大自在天,所以就让它们在阴间地府繁衍生息。”

  “最后搞成了一个鬼族的世界……好在它们虽然寿命悠久,但只有阴寿没有阳寿,而且繁衍能力极差……所以好歹没有泛滥成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