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发187
xf兴发187 > 科幻小说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一百二十七章仪仗排场,此去天庭,建木通天
  说走就走,梵无劫也是一个果断人,他也不收拾,全身家当都穿在身上呢!把骊山圣母给的仪仗、飞车、龙凤座驾、华盖冠冕都留在殿中,可见早有去意。梵无劫甩起拂尘,就要关门与元育等人一探天庭。

  血屠等人看着梵无劫轻装而去,才到门口就见到骊山圣母等在那里,看到梵无劫匆匆而来,骊山圣母嗔怪道:“师弟要走,也不跟师姐说一声。莫非就这样走了?”

  梵无劫讨饶道:“师姐莫怪,我们急着救人,害怕师姐留我,故而不敢告知!”

  骊山圣母笑道:“你此去天庭,每个身份怕是连天庭的边都摸不到,师姐在天庭还有些颜面,你打着我的仪仗过去,方能见得到东华帝君,入得了天宫盛境。不然等闲人等,见到到天庭帝君,怕是连门都进不去。”

  “地府有鬼门关,难道天庭就没有南天门吗?”

  梵无劫闻言连忙拜道:“师弟却是想差了!谢过师姐指点……”

  “你我什么交情,这话不必说了罢!”骊山圣母命人唤来仪仗,只见数十位天女金童,妖灵仙家,神将猛士,皆有金仙道君的修为,他们成排成列,依次而至,骊山圣母携起梵无劫的手,牵着他来到车架前,只见一辆龙车有四只神蛟拉车。

  梵无劫见了那龙车,差点不敢抬腿上去,那四只龙蛟并非四海龙族,却是洪荒龙种,血脉更加古老,不要看它们长的奇形怪状,但论起血脉之纯,诸天时代梵无劫见过的那位龙太子跟它们比起来就是杂种贱货。

  蛟魔王已经是梵无劫所见,龙族最为可怕的人物了!

  但骊山圣母所用的龙车,拉车的蛟龙修为就不逊于它,当然这些只是拉车的脚力,若是正厮杀起来,它们远不是蛟魔王这等狠角色的对手,但即便如此,也已经足够可怕了。

  四条蛟龙之后是一辆青铜车架,车架的两边却是豹首鱼身,背插双翅的文鱼护卫。

  骊山圣母笑道:“这龙车简陋了些,我常用的还是西王母送我的那架凤车,只是那辆车架是我日常所用,脂粉气未免重了些,而且拉车的青鸟顽皮,不够稳重,你如今的修为还压不住她们。所以委屈师弟就勉强将就一下吧!”

  血屠魔君长大嘴巴,呆愣愣的看着那架龙车,喃喃道:“这还叫委屈,那我们算什么?乡下来的土鳖吗?还是玄门正道会玩……我在血海那么多年,就没见过这种排场。”

  血屠转头问元育道:“阴阳魔主,你可有这等排场?”

  元育木着脸道:“我全副身家,也买不起这仪仗的一个零头!”

  无生教主叹息道:“果然我们无生教只是穷玩剑的……我教镇教底蕴,怕都比不上那一架龙车,这还是人家不要的。若是不算我们请来元屠老祖的投影,人家拉车的青鸟,估计就能横扫我们一教!骊山圣母果然是上古神祇的一尊化身,人家的家底,怕是能和我们魔门整教相比。”

  “上古神祇……”元育仰天长叹一声:“跟古神比起来,魔门就是穷横的土匪,玄门就是两袖空空,一身清净的穷道士,古神……才是真豪啊!”

  龙车之上有九色华盖,华盖两旁还有手持余芭蕉扇的玉女,血屠有个错觉,那持扇玉女若是祭起芭蕉扇,怕是两三几扇,血屠都要狼狈不堪。

  这还真不是他的错觉……

  那两把玉芭蕉扇皆是昆仑灵根所制,据说是太上,西王母摘过的先天灵根芭蕉扇祖根之上,后长出来的后天灵根,骊山圣母出巡时,有金童玉女持扇交错托在身后,还有捧香炉的,托华盖的,以及一整套乐队。

  骊山圣母将自己的排场,原样给梵无劫来了一套。

  一套仪仗下来,前以神将开路,神剑铁鞭,骨朵铜锤,皆是九天神兵,有莫测之威,动辄粉碎诸天,在后世是道君都求之不得的灵宝,然后是锦帜宝幢,挑着莲花形,锦云形的帐幕、伞盖、旌旗,摇一摇便有无穷祥云,天花落下。

  血屠记忆中,诸天时代时代有道君以素云界积累无数年的万年云霞,日夜以法力采集,练就云丝,遣素云界内最为心灵手巧的女修妙手纺织,倾尽一界之力,耗尽素云界无数年积累的万年云霞,练就了一面金霞素云幡,号称诸天第一防御至宝,将云幡一展,任由多少道君围攻都不动分毫,更能展开亿万祥云,护住一界,乃是素云界镇界之宝。

  但与这仪仗中的锦帜宝幢,或是三层,四层的幢,或是灵禽彩凤羽毛所攒聚的翳,或是莲花状的旗帜相比,竟然不能胜过分毫。

  再后面就是宝瓶奇葩,一株株世所罕见,在洪荒中都珍贵异常的先天灵根,被栽种在三光神水之中,以美玉,金银宝瓶盛放,每一尊宝瓶都是蕴含化孕奇能,在诸天时代,能够源源不断产出万年灵药,足以镇压大教宗门底蕴的至宝。

  更不要说其他器具,琵琶、横笛、长鼓,奏乐者八人,皆是天女显化。

  这些天女不知多少个洪荒纪前就依附了无生老母,这些天女能依附大神通者的大道,作为大能古神的大道显化的象征,以依附大道而生,不死不灭,大神通者大道不损,她们也不会毁灭,可以说是一种另类的永生。

  但也因此,她们不能算作一种生灵,而是把自己修成了一种外相。

  所以莫看古神们一个个形单影只,孤家寡人,一朝神庭散尽,就很好欺负的样子,但他们的时代中不知多少生灵朝拜他们,以他们为大道,修行朝拜,到了最后纷纷道化融入古神的大道之中,任何一位古神,都等同于一个宇宙,一个国度,一个神庭。

  他们带着自己的信徒,带着供奉自己的生灵,永生不死,永恒不灭,庇佑自己的信众。

  那些无量生灵,无穷信众,都活在古神的国度中,成为神道的一部分……她们并非生灵,但又拥有自我,可以说她们把自己修成了古神的一部分,古神时代,修行最高的目标,就是成为神的一部分,古神都没有自我,自我只是后天浊染,何况依附先天神祇的修行者。

  只有老子悟道,开创了玄门之后,才有了修行,才有了自我的概念,才有了成仙不朽,才有了大罗之尊,才有了一代又一代,追求永恒和超脱的修士。

  不然无生老母,元始天王他们古神大帝当得好好地,为什么要投入玄门?

  元育叹息一声,他庇佑的姹女宗,其实就是以玄门理念改造过的古神时代的修行之法,姹女宗独特的天女大道能够依附强者大能修行,但不损害自我,就是为了祛除古神时代那无视自我,视与神同为至高无上的追求理念的后遗症。

  如今姹女宗最强的那些天女,也就是骊山圣母依仗中那些天女的水平。

  这些天女神将,距离大罗只差一步,却是天堑一般,永恒都难以跨越的一步,他们距离大罗只差一点点,却比凡人距离这个境界更加遥远。

  元育这一声叹息,就是见景生情,想起了姹女宗那一众托庇自己门下天女的未来。

  天女修行魅惑之术,感化天地,也因此容易被天地,外魔所感化,就是应为天女道统骨子里就是与神同,与道同,是一种合道的法门,纵然采取过玄门的理念改造过,但也依旧留下了许多缺憾,先天就难以证道大罗。

  老子开创玄门以来,虽然有大罗失我,道染之劫。

  但古神时代,连自我的概念都没有,意识和自我只是一种后天的浊染,是生灵的念头将道从至高无上的境界拉下来,化为神祇,化为古神。

  没有自我,所以没有道化,没有失我……后天生灵修行的最高境界,也不过把自己变成神,变成大道某个侧面的一部分,其下者,如天女神将陪伴神旁,成为神庭的一部分,以神威最高主宰;其中者,分裂神权,辅佐与神,成为神象征的大道侧面的侧面,成为佐神;最上者,以自己的意志浊染古神,与神合一,成为神。

  但那不是修成了神,而是让神成为你。

  直到老子浊染大道,将元始天王,灵宝天王和大道本身拉下,化为元始天尊,灵宝天尊和道德天尊……古神才可说是真正为自己而活,并非大道的人格化身,而是大道堕化的人。

  玄门取代古神,并非是因为老子强横无敌,打爆了诸多古神大帝,盘古真人。

  而是因为,古神背叛了自己,他们想要活着,而并非存在!

  故而无论是混沌,还是疏忽,无论是娲皇羲皇,还是后土烛龙,他们都已经不是单纯的古神了。他们修行了玄门之道,认同了玄门理念的古神……世间如果说还有一位真正的古神,大道的人格化身,那就只有昔年与后土娘娘,并称皇天后土,携手开创一个盘古纪的……古神皇天。

  又或者称呼祂为昊天上帝!

  昊天上帝的本尊并未堕化,乃是真正的老天爷,天道的一部分,象征天的大道存在,他的主体意识并没有自我,而是真正公正无私,浩瀚如天道的存在,洪荒中的天道,指的就是昊天的本尊。但天道意识也会被浊染,为了防止浊染后的自己有了自我私心,不肯再回到无情无私,浩瀚如天的那个存在。天道将自我意识分裂为一尊化身,他是昊天上帝,但不是天道,也不是那个最浩瀚无私的天。

  这尊化身拥有自我,不会回归天道,以防止他浊染老天。

  可以说他是天道为了防止后天生灵对天的理解,对天的供奉,对天的崇拜,浊染天道,而分裂出来代替天道受生灵供奉,代替天道的神格的存在。所以天道从一开始就并没有神格,古神还是大道的神格,而昊天上帝,或者说天道一开始就知道单纯的道,他的神格分裂出来,成为了昊天上帝,所以玄门开创,神格浊染,堕化为人,古神成为人神混合体这一变故,根本无法影响天道,因为被染化人格的只是天道的神格化身。

  这尊神格化身,就是帝俊!

  昊天上帝就是帝俊,昊天上帝也是天道,他就是天本身,地位特殊,可以说是天生的天地。但帝俊不是天道,有了自我,有了神格的天还是天吗?天道连众生的祈愿,连神格斗不愿意接受,何况更加自我,自私的人格?

  所以昊天上帝身份上被当成天道来尊重,诸位大神通者将他当成天道,当成大道的一部分来敬重,因为他本身就是代替天道,接受众生敬畏的存在。但他不被当成天道本身,如果他想执掌天道的权柄,诸位大神通者该敬重敬重,但是动起手来,算计起来,绝不含糊。

  因为他就是代替天道,接受崇拜的神像,众生崇拜神,但崇拜的不是那个泥胎木塑神像,如果神像有了意志,想要代替神来宣召神谕,众生只会哈哈大笑,毫不理会。

  而大神通更是如此,许多大神通者,甚至将自己视为与大道平等的存在,想要他们尊崇天道都不可能,何况只是天道的神格,神像?

  他们只是认可天道的无私无我。

  一行约百人的仪仗拥簇着龙车,梵无劫登上龙车的左位,血屠无生两人坐在御者的位置,元育作为右位,小青连坐都没地方坐,只能站在梵无劫的身旁,如同一随行的侍女。倒不是车上没有位置,那龙车能大能小,小的时候好像只能乘坐双人,但实际里面不比一诸天世界要小。

  多少人都能坐得下,奈何骊山圣母的车架,哪是小青这个小小妖灵敢乘坐的?

  她只敢站着,圣母虽然慈眉善目,性情温和,对于弟子下属可以说平易近人,但宫中自有规矩在,由着下面无法无天的那种人。

  冥河倒是有这种趋势,他就不在乎什么礼仪尊卑,反而喜欢下面的人无法无天。

  越是活跃的实验品,就越容易产生惊喜,就像观察做实验的猴子,比起死气沉沉,当然是活泼好动的猴子比较有观察价值。

  血屠魔君坐在龙车御者的位置,驾驱龙车,在一行仪仗的拥簇中,十分不自在,倒不是血屠没见过这等仪仗,说起来仙人的派头能大到没边,诸天时代道君的威严只会比洪荒时代严肃无数,在洪荒金仙就是跑腿打下手的,而在后世道君可以说执掌诸天生杀。

  百人的仪仗算什么,后世道君出巡,好面子的遮天蔽日,倾尽一界生灵,数以亿万计的都有。

  但是相比起来骊山圣母的仪仗,规格或许并不出奇,还比较低调,但档次那就高到没边了!那些神将天女,力士仙英,每一个修为都不逊于血屠魔君,血屠在一群具备大罗特征,太乙道果的神将天女拥簇之中,当然有种坐立不安的感觉。

  关键是魔门和玄门不一样,玄门被这排场拥簇着,自然是气度非凡,魔门就会想:“待会翻脸了,怎么杀出去呢?”

  血屠被这么多强横的气息笼罩着,本能的调整状态,以最坏的角度考量,与这气机隐隐敌对,在这诸多强横气息的笼罩下,自然是如芒在背,坐立不安,一会这边扭,一会那边拐,姿态丑陋,但若是以被埋伏的角度观察,这种丑陋的姿态,却能保证这些天女神将出手袭杀的时候,血屠能够最顺畅的出手。

  无生教主是个剑修,不像血屠这般本能的掩盖自身的弱势,追求气机的全无破绽。

  剑修向来一剑破万法,从来不考虑自己有什么破绽,只要在敌人找到破绽之前,杀了他,就等于没有破绽,所以血屠在那一百多位太乙的笼罩中,不停的变换姿势,让自己全无破绽,而无生教主却凝聚精神,浑身气机一触即发,呆若木鸡,手按在剑上身体僵硬的像是绷着一根弦一样。

  于是这一行仪仗朝天庭去的时候,一路上修士仙家并不惊诧,却看到坐在龙车上的两个人一个不停扭动,姿态丑陋,一个呆若木鸡,浑身僵硬。

  血屠看起来像是没骨头的多动症,而无生却如僵尸一样,崩的紧紧的。

  不禁惹得路过的修士侧目,有人掩口嗤笑,有人摇头咂舌。

  元育安坐车中,这些太乙对血屠他们还是一个威胁,但对于他来说,就是等闲视之的存在了。梵无劫更是自在,非但不紧张,还十分有安全感,因为这些天女神将如同他的道兵,被骊山圣母化为了他力量的一部分,坐在他们的拥簇中,更如神朝的帝王一般,将他们的法力加持梵无劫大道之上。

  龙车速度极快,不过数月之间,就已经来到了东极……

  浩瀚东海之中,一座巨大的岛屿,恍如大陆,陆上一株神木耸立天际,直入云霄。神木庞大的仿佛一枝一叶都托起了一个世界,用任何语言来形容都太过震撼……来到东海,随着距离那巨大的岛屿越来越近,神木渐渐充斥视线,成为了一堵没有边界的墙。

  “东极建木,上可通天!”元育注视着这彷如宇宙的神木,比起大自在天中他们看见的那株幼苗,这株建木真的是超乎了道君,甚至是太乙的理解能力。

  也只有大罗,才能看清它的全貌!

  这样的生命,甚至可以说已经踏入了大罗,只是不被承认,它是具有大罗完整特征的生命……最强大的先天灵根之一,可以说它就是失去了先天不灭灵光的混沌神魔,不被承认的大罗之尊。

  建木之上生活着无数生灵,甚至有一尊尊强大无匹,强者如云的神朝,占领者建木的枝叶为领地,相互之间厮杀抢夺国土,有无数修士,天仙如蚂蚁一样密密麻麻,沿着建木不断往上攀爬,要经过浩瀚无尽的仙土,才能攀爬到尽头,踏入天界。

  建木之顶,便是东方苍天,又是一处浩瀚天界。

  想要走到中央钧天,不比修成道君更简单……一个凡人能沿着建木,攀爬上苍天,这个过程就足以成仙了!而且还至少是天仙……若是能走到钧天,那在期间,至少也能修成道君金仙。

  “这建木就是一个宇宙……若不是亲眼所见,难以想象世间会有这等存在!”梵无劫幽幽感慨道:“后世诸天界海已知的范围,也不过一建木而已。”

  “洪荒破碎,究竟是怎样一场变故,才能把这浩瀚的洪荒,破碎成为诸天界海那等狭僻的地方?”

  元育摇头道:“诸天界海,广大无边。你所能认知的,不过是其中一隅之地。真正的界海,或许从未显露过它的全貌!”

  “还要往上走吗?”血屠迟疑道:“就算龙车脚程极快,登上这么高的建木,也要花费数十年的时间吧?”

  “我们骊山走到紫府洲就花了近五个月……”

  “这还是以龙车遁空之能。东华帝君是怎么把帝子牧他们这么快带上天庭的?”

  “大罗之能,不可以常理度之!”元育笑道:“我若想上天庭,也有办法顷刻就到,对于大罗来说,有时候穿越时间,比空间上更加方便,洪荒之大,就算以大罗之尊,遁光想要环绕一圈,也要近一个元会。但大罗若不与外界交互,外界的时间对于大罗来说便不存在。”

  “所以……大罗遁空,无论花费多少时间,都可以视为不存在?”血屠咂舌道。

  “龙车也有此能,不然岂能在一个月内就往来骊山紫府?还有地府鬼门关……莫看我们下幽冥用时极少,但其实天界,幽冥,洪荒,时序是独立的,也就是说,此三地时间相对独立,相互之间并无意义,只有在三界穿行之时,经过鬼门关,南天门的梳理,才有一个相对有序的时序。”

  “所以从建木登天,数个元会也好,一瞬息也好……皆有可能!”

  “只看南天门将你登记在什么时间!”

  “天庭治世,最重要的一个责任,就是协调三界时序。当年巫妖分割天地之时,时常有妖神下洪荒来,不过数日,回去神庭,已经是数十个元会过去,正好赶上巫妖大战的倒霉经历。与他同去的妖,慢一步赶回妖庭,结果妖庭才过了不到数日。”

  “除非巫妖大战,天界和洪荒耦合最强之时,不然巫妖两族甚至不生活在一个时序当中。”

  “天帝定天,梳理阴阳四时,可不是虚言象征。”

  “而是切切实实,统一了三界时序……使得日月星辰得以有序运行。天庭奠定之后,三界才能根据日月星辰的运行,确定相互之间的时序,但即便如此,在经过南天门,或是鬼门关的时候,还是要重新梳理。”

  “我们进入建木之中,经由一个特殊的,没有时序的世界,爬到建木顶端,接驳南天门,然后由南天门定位我们的时间就可以了。这其中由洪荒来到天界的时间,完全由南天门确定。若是南天门确定的时间是下一瞬,那么只需一瞬间,若是守门的神将将时间定义在数千年后,那我们进入建木之中,经过那个没有时序的世界的时间就是数千年。”

  “所以骊山圣母才将车架借予我等,龙车腾空,向洪荒天空至高处飞去,也能独立于洪荒时序之外,自行前往天界。”

  “而只要有大罗之能,甚至太乙道果的大罗特征,就可以把握自身时序,不为南天门守门神将所左右,不过这样,就会被南天门拒绝,无法进入天界。所以才需要有骊山圣母的面子,罩着我们通过南天门,把握住自身时序。”元育低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