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发187
xf兴发187 > 历史小说 > 穿越大明做崇祯 > 170恳请陛下圣心独裁
  沉默中,何熊祥开口道:“陛下,那么你看这样可不可以!”

  何熊祥看着朱由检缓缓说道:“我们仍旧可以安排一个人分粥,甚至于轮换,但是,在分粥的时候,另外六个人,却都有否决权,只要其中的一人觉的不公平,那么便重新分配。”

  “这样的话,应该可以做到公平了吧!”

  朱由检笑了起来:“好,我们可以做一下试验。”

  朱由检说着,让太监端来了一个盆还有七个碗。

  内阁首辅何熊祥,负责了分配。

  在给朱由检倒水的时候,何熊祥犹豫了一下,真的要一样多?

  短暂的犹豫过后,何熊祥选择了公平。

  一次试验,陛下应该不会那么小气吧!

  何熊祥这么想着,最终选择了公平分配。

  负责参与试验的几部尚书们,互相看了一眼,觉的很公平,都忍不住点头表示认可。

  但是朱由检,却皱起了眉头:“为什么朕觉的,朕碗里的这碗粥,比较少!”

  何熊祥很无奈的看向了朱由检。

  朱由检笑了笑,开口道:“我没有说过那七个碗一样大啊!而且,也没有容器,粥这东西,跟水还不一样,今天哪怕能够多吃一点,就有可能活下去,少那么一点,可能就会死。所以,就算你分的确实差不多,但我就是觉的自己的少,就要你重新分,难道不可以吗?”999小说首发 www.cw-fx.com m.cw-fx.com

  何熊祥无奈的看向了朱由检。

  就你事多。

  心里虽然不痛快,何熊祥却还是重新分配了一次。这一回,他学聪明了,偷偷的多给了朱由检一点。

  这件事情,很多大臣都感觉到了。

  但是,没有人提意见。

  毕竟,皇帝是老大,多分配一点,也正常。

  但是没有想到,朱由检却仍然紧锁眉头:“不行,我还是觉的我碗里的比较少。”

  如此再三之后,朱由检碗里代表粥的水,几乎已经满了。但是其它几个大臣的碗里,却都只有薄薄的一层。

  这让其他官员,都很无奈。

  看着他们,朱由检淡淡的问道:“你们觉的,这样,公平吗?”

  何熊祥把目光落到了施凤来的身上。

  施凤来会意道:“陛下,有你参与,这个粥无论怎么分配,恐怕都不会公平。”

  朱由检淡淡的笑了起来:“那么,如果我在你们这七人中,安排一个你们口中所说的阉党,再安排一个东林党,你们觉的,这种分配也能够进行下去吗?”

  朱由检说着,严厉了起来:“很多看起来可行的朝政之事,最后只所以没有施利下去,为何?”

  “还不就是因为这些看起来可笑的原因吗?”

  “一,利益,二,我看你不爽,所以,无论你提什么,我都要反对一下。这样折腾来折腾去,最后的结果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谁都没喝上。不得不饿着肚子,直接开始明天的工作。”

  “这么长久下去,诸位觉的,能够不乱吗?”

  何熊祥觉的自己额头,快要冒黑线了。

  他很认同皇帝的话,却忍不住钻牛角尖道:“陛下,臣承认陛下所说的,都有道理,但是,臣就是想要知道,这个分粥的事情,真的有办法能够完美的,让各方都没有任何意见的解决下去吗?”

  朱由检也不说话。

  直接把所有的水,都倒进了粥盆里,然后很随意的分了七碗。

  “答案其实很简单,七个人一人分配一天,分粥的那个人,吃最后一碗。”

  朱由检说完,加得口气道:“也就是说,分粥的那个人,要最后挑。”

  所有的大臣,都认真的思量起了朱由检的方法。

  毫无疑问,朱由检分的‘粥’,并不一致。

  可以预定的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最少的那碗,肯定是他的。

  可是,粥是你自己分的,就算你得到的最少,也怪不了别人吧!

  而且,为了保证自己可以拿到的跟别人一样多,分粥之人肯定会仔细比较。

  这样一来的话,就算粥还是有所差别,也肯定很小了。

  毕竟,没有人想要吃亏。

  越想,众大臣就越觉的,这个方法,很妙。

  恍然开朗中,一众大臣跪下道:“陛下圣明,臣等心悦诚服。”

  朱由检淡淡的点了点头,开口道:“你们看,很多事情就是这么简单,只要找对了方法,就完全能够起到事倍功半的地步。”

  “那么,你们现在应该知道,内阁还有你们这些尚书,一二品的朝庭大员们,具体的职责,应该是什么了吧!”

  朱由检的话题,跳跃的有点大。

  被朱由检整的有点蒙圈的众大臣们,显的有些转不过来。

  何熊祥,费力的追逐着朱由检的脚步,力图抓住重点道:“陛下的意思,莫非是让我们,抓住重点,做那个可以制订规则,指导下属官员做事之人。”

  朱由检点了点头,说道:“做为皇帝,我觉的我的职责应该是,选择好的内阁首辅,确保军事上国家的稳定,然后,由你们负责具体政策的执行研究,你们觉的,是不是应该这样呢?”

  何熊祥愣住了。

  这一次出来,他能够感觉到,皇帝的别出心载。

  比起独裁,他似乎在很努力的,想要引导,引导着他们的国家,向着另外一个自由民主的方向,发展。

  何熊祥没来由的再次想到了那个马车上的交谈。

  也就是从那一天起,何熊祥下定了决心,要好好辅佐陛下,这一辈子,鞠躬尽粹,死而后已。

  认真的点了点头,何熊祥跪下道:“臣定不负陛下圣恩。”

  何熊祥说着,抬起了头:“不过陛下,臣觉的,很多事情商量来商量去,效率反而会慢。”

  “而且,陛下所讲的故事虽然简单,却也足见真理。”

  “因此,臣恳请陛下,在陛下所说的制度还没有建立完毕之前,圣心独裁。”

  “臣保证,会誓死追随陛下,为了陛下的理想,奋斗终生。”

  随着不断的了解,何熊祥,终于拿定了主意。

  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朱由检描述的民主,固然诱人,但是,这一切都必须建立在有一支强大的力量,可以维护坚督的基础之上。

  而老百姓,却并没有那么大的力量。ωωω.九九九xs.com

  在这种情况,把事情的决定权,交给一个愿意为他们考虑的皇帝身上。

  然后,不断的去完善那些所谓的制度,对于他们来说,可能更是一件好事。

  何熊祥想着,目光更加坚定的看向了朱由检。

  ()